箱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箱体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亚投行首发阵容确定美日暂时不约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39:54 阅读: 来源:箱体厂家

亚投行首发阵容确定 美日暂时“不约”

3月31日,是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的申请截止日期。这一天,吉尔吉斯斯坦、挪威、瑞典三国宣布正式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最新消息显示,提出申请以意向创始成员国身份加入亚投行的国家总数已达50个,其中30个国家已成为正式意向创始成员国。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所所长陈凤英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世界经济重心在亚洲,亚投行为各国提供了进入亚洲市场的机遇,满足了各国的利益,这才是亚投行的魅力所在。

不过,美国和日本在经过长时间的摇摆后,最终还是没赶在截止日期前提交申请,错失了成为创始成员国的机会。陈凤英认为,亚投行是中美关系的新平台,而不是“擂台”。

七国集团四国在列

去年10月,中国、印度、新加坡等首批21个意向创始成员国的财长和授权代表在北京签约,共同决定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虽然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中包括印度这样的大国,但创始之初的亚投行“朋友圈”,主要是老挝、尼泊尔、乌兹别克斯坦、柬埔寨等经济欠发达小国。

直到今年3月12日,美国最紧密的盟友——英国宣布加入亚投行,成为主要西方大国中“第一个吃螃蟹的”。“会有一些时候,英国出于国家利益考虑,选择不同于美国的路径。”首相戴维·卡梅伦说。

在英国的示范效应下,德国、法国、意大利等G7集团成员国纷纷投入亚投行怀抱,随后巴西、澳大利亚、韩国、俄罗斯也加入进来。不仅如此,亚投行在中东同样获得了广泛支持,沙特、约旦、阿曼、卡塔尔与科威特均在意向创始成员国之列。在申请截止日期的前一天,埃及作为唯一一个非洲国家宣布加入。至此,亚投行的朋友圈覆盖了五大洲。

“亚洲基础设施可以拉动制造业、矿产、能源等多个产业发展,这些国家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好机会。”陈凤英认为,在世界经济缺乏更多新增长点的时候,大家看到了这个增长点,都愿意来搭亚投行的便车。

亚洲开发银行的数据显示,到2020年,亚洲在能源、电信与交通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需求将达到8万亿美元。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王金波表示,如此巨大的资金缺口,仅靠各国政府的公共部门难以支撑。

而亚投行全称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其目的正是为促进区域金融合作,为亚洲机场、公路、电信、保障房、铁路等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

是平台而不是擂台

虽然亚投行的“朋友圈”已经遍布五大洲,但GDP排名第一的美国和第三的日本却并不在列。

在亚投行发起之初,美国曾多次表示对这个新银行“模糊不清的性质”和缺乏“透明度”的质疑。对于3月份英国的“背叛”,美国白宫罕见地公开指责英国“不断迁就”中国,并称英国的表态“几乎没有与美国磋商”。

对于美国的态度,美国前财长、哈佛大学教授萨默斯曾批评这是美国“不作为”,“我们总是夸夸其谈说什么要重建世界新秩序,但事实是,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投票权依然只占2.5%。我们还一味反对中国成立推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的全球性开发银行,这种反对到头来都将是徒劳的。”

前任美国驻亚开行大使CurtisChin日前在《华尔街日报》发布评论称,亚投行与世界银行的不同之处,在于世界银行由西方国家领导人建立,是二战后金融机构的支柱;而亚投行则代表了中国打造由亚洲领导经济秩序的愿望和决心。

对于亚投行挑战现有多边金融体系的疑虑,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此前强调,亚投行侧重于基础设施建设,而现有的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多边开发银行则强调以减贫为主要宗旨。

陈凤英认为,美国作为一个“守成大国”,对亚洲崛起有本能的防范和抵触。因此,美国把中国倡导建立亚投行当成 “政治行为”,对与自己利益有冲突的事物仍然抱一种冷战思维。

“亚投行是中美交流的一个新平台,而不是擂台,还是美国 重返亚太 最好的平台。”陈凤英认为,由于亚投行对现有世界经济体制形成压力,将有助于形成现有国际经济和金融治理秩序的倒逼机制,促进美国金融机构改革,对美国是好事情。

随着亚投行的朋友圈越来越大,尤其是在韩国、澳大利亚等美国传统盟友宣布加盟后,世界老大也有些坐不住了。

在截止日期之前两天,美国总统特别代表、财政部长雅各布·卢来到中国。虽然他并未就是否加入亚投行作出清楚表态,但其“美方愿意与之展开合作”的表态被认为是在暗示美国不会加入。

患得患失的日本

和美国相比,日本和亚投行的关系更为微妙,几轮表态也十分纠结。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在去年10月份会见记者时,对亚投行的融资标准和返还计划表示了怀疑。他说:“(亚投行)有清晰的透明度吗?”

根据当时签署的谅解备忘录,亚投行的初始注册资本金为1000亿美元,中国将提供其中的500亿美元。亚投行的法定资本为1000亿美元,各意向创始成员同意以国内生产总值衡量的经济权重作为各国股份分配的基础,因此中国持有最大股份。对此,麻生太郎也质疑其他国家能否拥有发言权。

事实上,中国并不追求对亚投行的绝对控制。楼继伟曾多次表示,中国没有必要寻求50%的投票权,出资50%只是为了表示对该行的支持。随着更多国家加入,中国在亚投行的份额将会被稀释。

日本的另一个担忧是,亚投行“与亚洲开发银行的功能重复”。创立于上世纪60年代的亚洲开发银行,同样是一个致力于促进亚洲发展的多边金融机构,而亚开行的主导者正是美国和日本。

不仅如此,作为西方七国集团中唯一的亚洲国家,日本在战后始终与美国保持着亦步亦趋的盟友关系,在美国尚未公开表态的情况下,日本着实为难。

陈凤英分析,日本在政治上依靠美国,完全西方化,完全游离于亚洲以外,但在经济上依然依靠亚洲,这决定了日本患得患失的态度。

据英国《金融时报》3月30日报道,日本驻华大使木寺昌人表示,他已经与日本商界人士达成一致,日本可能在6月前与中国签约,成为亚投行成员国。话音刚落,日本外相岸田文雄马上对此予以否认,说日本驻华大使并未表示日本将加入亚投行。

3月31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东京表示,日本没必要着急加入亚投行,而且对亚投行在组织运营及融资审查体制等方面仍存有疑虑,同时还表示“美国应该了解日本是可信赖的国家了吧”。

对于日本左右摇摆的态度,楼继伟表示,无论日本是否加入亚投行,中方都愿继续和相关各方在多双边经济对话机制以及世行、亚行等框架下加强沟通和合作,共同致力于推动亚洲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发展。

广州头花饰品

甘肃磁性液位计

浙江聚乙烯储存柜

辽宁组合玩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