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箱体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文学的假嗨时代

发布时间:2020-07-13 17:15:19 阅读: 来源:箱体厂家

文学当道、购销两旺?表象如此,真相不堪。

最好的作家已经写不动了,最好的作品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就连中国人对诺贝尔文学奖的感情,也从极度关注变得漠不关心了。50年代的作家都罢笔了,60年代的作家在苦苦支撑,70年代就没修出几个成果,80后更是被市场忽悠着走,还没找到北。

现在的文坛繁荣景象,是有名声无作品的伪高潮,有卖相无品相的假嗨。在精神世界遭自我阉割和放逐之后,对自己和对读者的真诚是欠奉的,媚态永远是新鲜的;在眼花缭乱的招式后面,我们已经找不到心房。

还有文学什么事吗?要发泄情绪有歌厅,要娱乐有影像可看,要关注社会有媒体,要空虚了去商场购物(安迪·沃霍说百货店就是一座博物馆),要求知有百家讲坛,要精神抑郁了直接服用控制多巴胺分泌的药物,作家们的一批次作品不正是在教你如此度过吗?《文学本体论》的教材80%的内容已被摧毁,文学殿堂跟中华老字号的品牌一样,来不及修缮一新就已沦丧为街头的一线小吃。

还有作家什么事吗?一流作家当顾问:二流作家当书商;三流作家当编剧;四流作家开公司;五流作家给商人搞策划;六流作家做媒体;七流作家被包养;八流作家在流浪;只有九流作家在写作。

畅销书似乎仍然在讲述着一个个文学神话,但正是畅销书制造着文学的虚幻场景,使人以为文学还活着。当安妮宝贝的《素年锦时》连诗意也贩卖得不够高级时,狂热的销量还印证着文学女伶仍有一席之地,这个供消费而不是阅读的长方形每页有着字可供一翻的纸状物令人滋生出如下的感受:求求你,还是让我去读余秋雨吧!

文学期刊的编辑们拿最少的薪水,在最有限的几棵作家之树上吊死。《收获》被称作“老人书”,只有老年人才看。《十月》和《当代》还活着吗?《人民文学》还坚守着阵地吗?编辑骂作家写不出好作品,作家骂编辑开不出高稿费。在一种虚假的供需关系中,偶尔产生的、非常态出现的作品意外走红,仍在延续着人们对文学杂志的期望值。

还有文坛什么事吗?一个韩寒就能把文坛横扫了,可见这个坛有多么脆弱。一个王朔复出就可以把文坛闹得天翻地覆,可见这个坛是多么的岌岌自危。文坛多的是明哲保身、多的是趋利避害、多的是文人相轻、多的是拉帮结派、多的是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多的是帮闲、多的是酒肉朋友、多的是求功名、多的是世道人心、多的是关系混乱、多的是钻营。少的只有两个字:屈原。

还有批评家什么事吗?“媚态”与性别无关,这是中国文坛的日常生态场景。“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中国人的眼力价儿都盯着一点看:眼看他楼塌了。多的是犬儒之风,自己装大拿,作袖手或拱手状,渐渐地就丧失掉了创造力。写着写着,就难能为继了,就尽化做媚态了,就全都菜户营了。我曾看过作家和评论家济济一堂的局面,看似活力四射,却逃不脱与彼此、与市场、与媒体的互媚,努力去想:作品呢,恍如隔世,都是楼塌了有楼塌了的活法,字典里没有第二春。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在经济飞速发展,物质膨胀的时代,文学只是一种假象的填补剂。我们无法得知文学现在的价值所在,社会上层出不穷的“泡沫文学”,我心底莫名的生出一种悲哀,他们不断地做出文学理论,不断地写出模板文章,让我们没有勇气再继续对文学产生好感,每每有人提及你是做文学的人,便以为你是那迂腐清高的虚伪者,避之不及。可见文学现在已经沦落什么地步了,大家高喊着出“专著”,怎知那都是些“砖著”,我们的精神只能越来越空虚。我们看多了那些世俗平淡的东西,偶尔冒出来的激进主义者便吸引了大家的眼球,可是当我们对激进主义也失去了兴趣的时候呢?文学该再次从哪儿入手。我们是不是该重新审视当今社会的文学价值理论,给文学拨开一片天来,既然在构建新农村,何不试着构建新文学呢,不试图改变进步者,必将消亡也。——杨璟

如今的文学,参杂的太多的金钱味道,然而,我们却不能鄙视它,因为生活需要。每个人都在寻找“生活”的渠道,不断为自己的生活注入更多的新鲜事物,所以,只要能有金钱的味道,都可以拿来出卖,更何况是文学!——林诩蓝

宜兴西服订制

和田定做西装

舟山工作服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