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箱体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万里曾与荣高棠儿子搭档获得最佳桥牌所罗门奖

发布时间:2021-01-21 09:04:50 阅读: 来源:箱体厂家

万里另外一个健身运动就是打桥牌,这项活动伴随他走过了半个世纪的时光。万里也常常以此为傲,认为打桥牌锻炼头脑,促进大脑的思维,每周一次的桥牌,让他始终保持着清醒的意识。

不信,那就到现场看看。

2006年12月3日,一场特殊的桥牌比赛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这场名为“万里90华诞桥牌赛”的比赛,是由全国人大办公厅、中国桥牌协会等部门专门为万里90岁生日举办的。

这场特殊的赛事,吸引了200多名国内高手参赛,包括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建中央主席成思危,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桥牌协会顾问王汉斌,原外交部副部长、国务院外事办公室主任齐怀远等。他们中间有很多人都是万里多年的牌友,比赛给他们提供了一个见面的好机会。

赛事开始前,万里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走进赛场,他须发全白,身穿一件暗土红色的外套,里面是一件白衬衣,显得格外精神。老友见面,自然热闹,许多人立刻都围了上来。他不停地和朋友们打招呼。有些人多年没有见过他,此次相见,看到他精神抖擞,气色红润,都很兴奋,纷纷表达祝福,祝愿这位90高龄的老人保持康健,安享晚年。

桥牌赛刚宣布开始,万里抢先入座,边走边招呼牌友们:“快点,快点,来!来!”

比赛开始了,和他一组的是一位女士,万里全神贯注地注视着牌局,叫牌、出牌一如过去迅速而果断,没有一丝的老态和迟钝。大家也很乐意看到万里这种轻松自在的状态,比赛始终在一种轻松愉快的氛围中进行。最后,万里一组摘取了此次桥牌赛冠军。

万里的长子万伯翱介绍说,万里打桥牌和打网球一样,也是历史悠久。1949年他随刘邓大军入川,在去重庆的江轮上,宋任穷等人教会他打桥牌。这个习惯保持至今。

其实,在戎马倥偬的战争年代,我们党的许多领导人,像朱德、彭德怀、徐向前、邓小平等,他们的业余爱好就是下下棋,打打牌。这种活动几乎是他们在战争间隙唯一的娱乐,也是战友们调剂生活的唯一方式。朱老总在延安时,晚上没事,经常会让警卫员叫上徐向前,一块打扑克,而且,不赢不罢休。徐帅曾开玩笑说:“我们那时都让着他。”

上世纪50年代,万里当北京市常务副市长,业余时间,和邓小平他们经常聚在一起打桥牌,一到时间,邓小平就用浓重的四川话叫道:“开战,中央对北京市开战。”

说起来,这扑克牌也算是国粹了。有种说法,扑克牌起源于中国古代的叶子戏。叶子戏产生于中唐时代(大约在公元969年前后),据说它是一位名叫叶子青的人创造的牌戏,也有传说叶子是一位妇女。相对合理可信的依据,是宋代文豪欧阳修在其《归田录》中的记载:“唐人藏书,皆作卷轴,其后有叶子,其制似今策子,凡文字有备检用者,卷轴维数,故以叶子写之。”后来,文人们用叶子条做文字游戏,渐渐发展为叶子戏。

到了宋末元初,有人发明了“数钱叶子”,即今麻雀纸牌的前身,分文、索、万、十字四门。

后有一名威尼斯人,很可能是著名的马可·波罗或是其父亲尼可罗·波罗在13世纪将纸牌带回了意大利。当然,这种说法并无确实的证据,只是民间流传而已。

简单地说,桥牌是扑克的一种打法。现代桥牌被称为定约桥牌,是由一种叫“惠斯特”的纸牌游戏发展来的。

与其他游戏相比,桥牌是一种高雅、文明的游戏,也有人称桥牌是“无声的战争”。打桥牌需要运用数学、逻辑学、心理学、运筹学,并发挥个人的智慧与技巧,忠实而灵活的配合叫牌体系。同时,桥牌崇尚公平、公开、公正的体育精神。

桥牌在上千种的牌戏中之所以长盛不衰、独树一帜,其真正原因在于其本身具有相当强的科学性、知识性、趣味性及挑战性,是对人类智力的挑战。

1928年,美国举办了第一届全国定约桥牌锦标赛,即著名的范德比尔特杯赛,该比赛一直沿续至今。

1958年8月,世界桥牌联合会在挪威成立。定约桥牌正式成为世界性的智力运动。

世界上许多伟人都是桥牌迷。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艾森豪威尔将军在等待盟军在北非登陆时,还没忘记挤出时间打一局桥牌。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在二次大战爆发后英军参战时,仍念念不忘打桥牌。

大约是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桥牌流入中国,当时主要是在归国留学生和高校教师、医生、工程师、记者、律师等知识分子群体中流行。

桥牌在叫牌和打牌过程中,对立的双方勾心斗角、竞智斗勇、互相使绊儿又不失君子风度的较量方式,令人着迷。而且,桥牌特有的"半明半暗"的打牌方式,很符合我们东方哲学中阴阳互补的观念:“知其雄,守其雌”;“知其白,守其黑”;“知其荣,守其辱”。“万物负阴而抢阳,冲气以为和”。

新中国成立后,桥牌运动逐渐在中国得到进一步的普及,许多老一辈革命家都亲自参与桥牌活动,并且为桥牌运动在我国的普及做了大量工作。

1978年,几位科技界、教育界的桥牌爱好者写信给邓小平,希望把桥牌运动作为正式项目由国家统一搞起来。邓小平同志当即指示:“请体委考虑。”这样,中国桥协便在1979年成立了。

上世纪80-90年代,不论是国家领导人还是在校大学生都很喜欢这项运动。邓小平、万里、胡耀邦、宋任穷、丁关根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围棋国手聂卫平等都是著名的桥牌爱好者。

大学生精力充沛,思维敏捷;而桥牌对于培养人的逻辑思维能力、判断能力、团队精神具有潜移默化的作用,十分适合在高校学生中广泛开展。因而,当时桥牌与跳舞、滑冰、弹吉他并列,成为高校的“四大时髦”活动,风云一时。

1988年7月,邓小平接受中国桥牌协会的聘请,担任了中国桥牌协会的荣誉主席。万里则担任了中国桥协的名誉主席。

1993年6月4日,世界桥牌联合会主席鲍比·沃尔夫和北美桥联秘书长杨小燕专程来到北京,在人民大会堂向中国桥牌协会荣誉主席邓小平和名誉主席万里颁发世界冠军金牌奖和主席最高荣誉奖,以感谢他们为促进中国桥牌运动的开展所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

邓小平没有到场,万里出席了颁奖仪式,并会见了沃尔夫先生和杨小燕女士。颁奖仪式后,万里和沃尔夫、杨小燕一道,与刚刚参加完北京国际桥牌邀请赛的队员,以及桥牌爱好者一起,参加了“伊甸园杯”第八届埃普森世界桥牌同场双人赛中国赛区的比赛,作为世界第二大参赛国的中国赛区,当时共有1万多人报名参赛,仅仅在主赛场人民大会堂就有3000人参赛,这一场面让沃尔夫先生看得目瞪口呆。

对于万里的桥牌技术,世界桥牌皇后杨小燕曾有这样精辟的评论:同邓小平、万里等桥牌高手打牌能学到很多东西,他们的神机妙算,尤其是叫牌时的胆略,总是超乎常人意料!

聂卫平则说得更具体:“他敢于叫牌,敢于叫别人不敢叫的定约,很有气魄!”

万里以自己的能力取得了许多优异的成绩:年度“所罗门奖”,“埃普森”世界桥牌同场通讯赛亚军……,前世界桥联主席曾高度称赞道:“万里是目前世界上获大师分最多的国家领导人。”

1984年,万里和荣高棠的儿子荣乐弟搭档,获得了世界最佳桥牌--“所罗门奖”,这是他们取得的最好成绩,为中国桥牌运动写下了精彩的一笔。

如今,他荣获的许多桥牌、网球冠军奖杯保存在中南海和孩子们的家中,有的则保存在故乡东平的万里故居之中。万里故居作为山东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年吸引着不少游人前来参观。

水蜜桃苹果

酒店家具

建筑木方

2017铝棒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