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箱体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之红豆结上部-【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09:08:19 阅读: 来源:箱体厂家

上一篇:《鬼话闲聊之蜡像馆》

女主:艾薇

女二:艾俪

男主:容靖骅

艾薇与艾俪是对双胞胎姐妹,两姐妹出生时不巧赶上七七卢沟桥事变,举家逃往南方,不想中途遇上一伙土匪,艾俪不知所踪。

十八年后,艾薇留洋归来与容家少爷容靖骅按期成婚,就在两人前往教堂结婚的路上,艾薇的车出了事故,不辛掉下悬崖生死不明。

艾家夫妇前后痛失两女哭得死去活来,就在为艾薇举办丧事的那晚,一个女人突然来敲门。

那女人穿着一身破旧红裙,顶着一头乱篷篷的头发,冲人就说她是艾薇。

艾家夫妇见女儿没死自然高兴,又见艾薇神情恍惚,艾夫人心疼地拉着她的手道:“薇薇!你怎么了?”

艾薇鼻子一吸抱着艾夫人痛哭道:“娘!为什么你们不来找我!我在悬崖下都昏迷了几日,差点被狼吃掉!”

艾家夫妇听得心疼,却也道不出个原因。那悬崖下他们自然去找过,只是并没发现艾薇,甚至连艾薇的头发都没发现,夫妇俩接连找了几天,均无消息,这才想到大概掉下后被狼吃了。如今艾薇没死这丧礼自然不能再办。

艾薇回来的消息很快在青城传开,容家人得知媳妇没死,再次上门重议婚事。

可当容靖骅见到艾薇,发觉艾薇与之前不一样,究竟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出个大概,比如谈吐、比如习惯……

之前的艾薇在他眼里知书达理,谈吐文雅,虽受过西方教育,但骨子里仍十分保守。

容靖骅对她一见钟情,可是眼前的艾薇不但说话尖酸刻薄,性情还不定。谈吐时粗俗不说,就连动作也变得十分轻浮,让艾家夫妇很是尴尬。

容靖骅想是不是艾薇因那场车祸在心里留下了什么阴影,所以性情才会大变,眼看婚期将至,容靖骅不得不替艾薇找了位心理医生。

这位心理医生是容靖骅的好朋友,替艾薇诊治后说:“艾小姐因车祸受了惊,心里留了阴影,对周围的人心存戒备,似乎缺少了安全感!”

容靖骅闻之,不以为然地一笑:“原来是这么回事!这个好办,我容靖骅会疼她爱她一生,她定不会缺少所谓的安全感!”

两人多年朋友,相互一笑。

而那医生朋友,心里却起着疙瘩。他与容靖骅是多年的好朋友,有些话他真不好开口,尤其赶上容靖骅即将大婚,与容靖骅寒暄一番后,那位医生便离开。

几日后容靖骅将艾薇娶进门。

此回婚礼改成了中式的,只因艾薇说她对上次的婚礼有阴影,不想再去教堂,容靖骅爱妻心切自然依了她。

红烛高照,一对新人坐于窗前,交杯酒后,情丝蜜语不断。

容靖骅借此良辰美景,摸出个锦盒在艾薇面前晃了晃。

“猜猜这是什么?”

艾薇不屑地一笑,倏地夺过容靖骅手里的锦盒,随手往地上一扔,用脚踏了踏,冷冷说道。

“这种低俗东西,以后不要再拿出来了!天色不早,休息吧!”说时自顾自地朝床步去,哪还有新嫁娘的温柔。

容靖骅愣愣地望着地上的锦盒,思绪万千,竟被定格在原地不知所措。

好在那锦盒是上等红木做的,那一脚下居然没有被毁。

此时的容靖骅眸里不时涌起一股酸涩,抖着手将那锦盒拾起。

六颗红豆整齐地摆在锦盒中。每一颗都代表一个人一年的相思,六颗竟是六年来剪不断的相思。

锦盒是艾薇给他的,记得艾薇一见到他就说:“我这六年的相思全在这了,你一定要好好保管,不要让我的相思付之东流喔!”

想到艾薇给他锦盒时情意深深,他能感受到,艾薇对他的情意。

六年前艾薇去法国时,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姑娘,他比艾薇大五岁,就在那年偶然间与她相遇,不时生了心,她走时,他恋恋不舍,手里揣着把红豆,念道:“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艾薇捂嘴大笑,从他手里抓了几颗红豆登上了远去的海轮。

六年来,两人虽隔着大洋彼岸,但相思却无尽,他在这头数着红豆,而她则在那头将她一年又一年的相思装进了锦盒。

可是今天是他们的大婚日,她竟然亲手摔了锦盒,还冷冷地在锦盒上再踏一脚,如此举动让他的心生疼。

这摔得踏得哪是锦盒,分明就是他的一颗心,还有她自己的心。这些她不明白,那她还是她吗?

想到她摔锦盒时,眼里那么的冰冷坚决,似乎让他读懂了四个字“她要报仇!”

她想报什么仇?他容靖骅有什么对不住她?那次车祸真得只是个意外!或许她的病没有好,反而加重了,明日他得再将那位心理医生朋友请来。

“你今天是不是太累了!要不先休息!我去书房!”容靖骅道。

艾薇瞟了他一眼,道:“爱留不留!请便!”

容靖骅对她冷若冰霜的态度泛起一丝苦笑,抱着锦盒去了书房。

容靖骅不知不觉竟抱着锦盒入了梦乡。

梦里有人在唤他,他随着声音寻了去,却见一位身着白色婚纱的女子正朝着他哭泣。

容靖骅朝那女子走去,见那女子竟是艾薇,那身白色婚纱正是结婚那日,他亲自为她选的。

“艾薇!”容靖骅呼道。

艾薇摇头,哽咽道:“对不起靖骅,我不该骗你!其实我是艾俪!艾薇的双胞胎姐姐。二十年前,父母带着我们姐妹举家搬往南方,不料途中遇上土匪,那些土匪不仅抢了钱财,还把我给抢去!从此我与家人失散。十四年前,我随土匪义父来青城办事,不料看见父母和妹妹,见他们一家和睦,妹妹一身锦衣,我便动起念头想回父母身边呆两天,重温那失去多年的亲情,哪知在这个时候,我却遇见了你,我起了私心,不想失去眼前所拥有的,抢了艾薇的人生。”

容靖骅有些惊愣,却有些高兴。

“不管你是艾薇还是艾俪,我只知道我爱得是你这个人!那你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不是说好我们要一起白头的吗,你怎么忍心留下我一个人饱受这相思之痛!”

“我……我不能说!是我抢了艾薇的人生,欠她太多,她想夺回一切,也是理所当然的!”艾俪慌慌张张道。

“可是我呢!你不会把我也让给了她吧!”容靖骅怒气冲冲地道。

艾俪犹豫了片刻才道:“艾薇只是想要夺回她的一切,只要你不爱上她就好!”

“呵呵呵!我是什么?是东西还是商品?”容靖骅越发愤怒。

艾俪心知这么说让他很伤心,不时泪如雨下:“我不知道该拿什么补偿艾薇!只能暂时把你让给她!”

“若我说不呢!”

容靖骅怒不可遏,额上青筋条条暴出。

“靖骅,求你对艾薇好些!我已经死了,再也不能陪你!”艾俪说着哭着跑了开。

容靖骅怎么找都找不到艾俪,心一急,手一挥。

“哗啦!”手里的锦盒翻了开,六颗红豆全数滚落在地。

容靖骅从梦中惊醒,见红豆撒了一地,赶紧弯腰拾起。

这时书房的门被推了开,一双白色高跟鞋子伫立在容靖骅跟前。

容靖骅一怔,顺着高跟鞋往上张望,见来人一身粉红旗袍,一脸浓妆容,真是俗不可耐,浓浓的胭脂香几乎让他倒胃,不禁俊眉蹙紧。

“你这浓妆艳抹的干什么去?”

“怎么,我姐姐没跟你说么?”艾薇勾嘴冷笑。

容靖骅一怔,看艾薇的表情似乎一点不在意,想来艾俪与他说得八成是真的。

容靖骅暗自吸气,将红豆放进锦盒,合上盖子后道:“告诉我你究竟想干什么?你把你姐姐弄到哪去了?”

“她去哪我怎么知道?不过我现在想做就是报仇!”艾薇几乎咬牙切齿地道。

“报仇?你想找谁报仇?”容靖骅觉得自己有必要将事情弄清楚。

“谁把我弄死的,我就让谁偿命!”艾薇冷笑道。

容靖骅如遭雷劈。

艾薇的话分明在说她已经死了。如果艾薇死了,那现在又怎么好好地站在这?莫不是借尸还魂了?

那么这具身体,本该是艾俪的!

容靖骅越想越害怕,额上不时冷汗直簌。

艾薇不等容靖骅发话,转身就走,到底是借尸还魂,一遇阳光,她就显虚弱。

容靖骅想只要她不要做得太出格,暂且将她放在一边,去道观找位大师问问。

玄机子大师一见容靖骅便捋须笑起。

“无量天尊!贫道料到阁下迟早会来!”

“道长乃世外高人料事如神!请给在下指教一番!”容靖骅恭敬地磕头道。

玄机子将手中拂尘一扬,两指一并,默默念起咒语。

一个白色人小人儿不时从墙里走出。

那人一身白色婚纱正是艾俪。

此时的艾俪走路无声,身后更无影,面色苍白如同一尊雕塑。

(《红豆结》共三章,未完待续)

查看更多:《民间鬼故事》

免疫治疗疗法价格是多少

北京治无精花多少钱

nk生物免疫治疗方法

全国癌症医院前二十名